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品牌管理 > 品牌管理 > 正文

一汽,你为何哭泣

文章来源:作者:贾新光  2015-06-18 13:52:17  点击:

    目前资本市场的主流观点是,唯有一汽集团尽快启动整体上市,一汽夏利才有可能走出困境。但是在徐建一被审查之后,一团乱麻的一汽集团能够很快上市吗?而如果不能很快解决夏利的亏损问题,一汽也难以实现整体上市,这似乎是一个先有鸡还是先有蛋的难题
  2015年3月15日,一汽集团董事长徐建一被纪委带走调查,这一消息令整个汽车行业为之震惊。一汽集团又创造了一项全国第一纪录:国内汽车大国企中,一把手被立案调查是第一个。
  虽然徐建一到底犯了什么错误,贪腐多少还没有披露,但是人们对徐早已经十分不满。2005年、2006年,一汽集团的产销量陆续被上汽集团超越,成为全行业的“老二”。2009年7月,东风汽车销量超过了一汽集团,一汽成为国内车企销量“老三”。2015年1月,长安汽车销量首次超过一汽,一汽沦为销量“老四”。
  徐建一在任期间,一汽集团管理混乱,腐败窝案多发,红旗品牌战略失误,夏利巨亏被逼到绝路,被糟践得一塌糊涂。徐建一对此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早就该引咎辞职,向国人谢罪。
  整体上市困境
  一汽集团曾两次谋求整体上市。2007年,徐建一新官上任,就提出一汽整体上市的战略。
  2011年,《一汽集团主业重组改制方案》获得国资委批准,一汽整体上市再次提上日程。当年,一汽股份成立,标志着一汽集团主业资产完成了股份制改造,整体上市的障碍基本被扫除。
  但是,一场“审计风暴”吹散了徐建一的上市美梦。2011年6月13日,审计署对一汽集团进行审计,这次审计也被认为是有关部门对一汽集团整体经营情况做一个“彻底、全面的摸底调查”。2012年6月1日审计结果公布,审计报告认为一汽集团在会计核算和财务管理、重大经济决策事项、工程项目建设管理、内部管理等方面存在14项问题。
  审计报告只是撕开了一道口子。2012年6月,一汽-大众销售公司原副总经理静国松因经济问题被吉林省纪检部门带走调查,该公司大客户部某负责人跳楼自杀。
  随后,一汽-大众汽车销售公司原总经理、一汽集团原副总经济师周勇江,以及一汽-大众汽车销售公司原执行副总经理石涛涉嫌贪腐,也相继被带走调查。
  2014年7月29日至8月29日,中央第十三巡视组对一汽集团开展了专项巡视。巡视组在向一汽集团反馈专项巡视情况时指出的问题主要是:党风廉政建设责任落实不够到位,执行“三重一大”制度不力,顶风违纪问题时有发生,对2011年巡视发现问题整改不力,汽车销售、资源配置领域腐败问题多发。2014年8月,吉林省检察机关对一汽-大众汽车有限公司原副总经理兼销售公司总经理李武、一汽-大众汽车有限公司奥迪销售事业部副总经理周纯涉嫌严重违法问题进行立案调查。今年1月9日,吉林省人民检察院决定,依法对一汽集团原副总经理安德武涉嫌受贿犯罪予以逮捕。
  徐建一被调查的消息使得一汽集团整体上市的前景变得扑朔迷离,市场机构看法不一。有券商认为,“本次一汽集团董事长徐建一被查,或表明一汽集团反腐接近尾声。前期一汽集团已对现有管理层分工进行调整,许宪平接替徐建一担任下属多家上市公司董事和董事长。本次反腐或会加速公司管理层的调整,预计集团整体上市进程有望顺利推进。”这个看法似乎低估了徐建一被调查对一汽整体发展的重大影响,仅仅处理徐是无法解决一汽的根本问题的。有分析师就表示,处于反腐风暴中的一汽集团重启整体上市困难重重。
  欧朗折戟沉沙
  欧朗在推出时被一汽定位为“冲量车型”,希望一年销售至少15万辆。欧朗采用的是PQ32+平台(也就是老捷达所用的平台),包括老捷达用的EA113发动机(后改为一汽自主研发的ET1发动机)。不管是新瓶子装旧酒,还是旧瓶子装新酒,厂家以为这是一个极为可靠的老平台,拿来就用也节省巨大的研发费用,但是消费者却难以接受这样的做法。
  市场给欧朗的脸色真不好看。2012年4月19日欧朗上市,5月销量是3415辆,6月骤降为972辆,7月稍有回升,达到1277辆,然而这似乎是回光返照,8月的销量只有146辆,9月更为惨淡,105辆。2012年7月,一汽轿车销售公司总经理葛树文与一汽大众奥迪销售事业部执行副总经理张晓军职位互调。张晓军是业内公认的营销高手之一,但是欧朗在他的手中也回天无力。一汽轿车发布2012年度前三季度业绩中预估亏损3.5亿。有媒体指出,欧朗不仅没有对销售起到拉动作用,大量的库存反而拖累了奔腾经销商群体的盈利能力,使得原本就有销售压力的经销商苦不堪言。
  2013年底,一汽聘请咨询公司对欧朗进行重新定位,并从生产研发、市场定位等各个方面进行全方位的调整优化。据报道,一汽对欧朗已经有清晰的规划,未来将按照年型改款,三年中期改款,五年产品换代的周期推进。
  有评论说,欧朗的诞生像是一个在蜜罐里成长的“富二代”。生得娇贵清高,衣食无忧,却与市场格格不入。在研发过程中由于项目权责不明确,内部各方沟通不畅,使产品的推出一拖再拖,错失良机。在开发中摒弃最初的设计,修改结果与奔腾品牌基因差距越来越远,最后决定将这款车从奔腾中割离,推出新的欧朗品牌……欧朗诞生的背后充满着各种方向不明和勉为其难。
  2013年9月12日,新款奔腾B50上市,一汽集团产品部部长马岩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目前奔腾品牌的A0级车、B级车、C级车、SUV、MPV和新能源汽车都在规划中。”但令人不解的是,奔腾B30将与欧朗采用相同的平台进行研发,难道一汽研发人员的智商如此之低?
  红旗未能招展
  听一汽讲那过去的事情,似乎只有红旗还能激起人们的一丝热情。但是,这一丝热情也很快被新红旗战略的惨败所浇灭。
  2012年4月,一汽为沉寂已久的红旗举办新的品牌战略发布会。徐建一高调宣布,一汽集团投入巨大人力资源和资金,振兴被称作“国车”的红旗品牌,把红旗品牌打造成中国自主品牌高端轿车的标杆。红旗项目启动以来,研发团队人员已达到1600人,累计投入研发费用52亿元。“‘十二五’期间,一汽将再投入105亿元,进一步提高红旗产品的研发能力,丰富产品系列。”在2008年到2012年的五年间,一汽累计投入研发费用223.4亿元,其中相当大的比例用于红旗品牌产品的研发。
  几经沉浮的红旗轿车再度归来,所指明确:取代外资品牌,占领省部级以上公务车市场;用公车效应拉动私车销售,通过政府采购消化红旗30%左右的销量,剩余70%卖给私人消费者。全新红旗有L、H两大平台系列产品全面覆盖B、C、D、E级别市场。其中,L系列为豪华车,H系列为公商务车。
  一开始,这个战略似乎非常美好。从2012年开始,政府采购刮起了一阵“自主汽车采购风”。2013年5月30日,红旗H7正式在北京上市,当时已获得近千辆的采购订单。但是,H7入门级售价在25万左右,不符合公务车采购的“双18”规定(1.8升,18万元)。据原机械工业部部长何光远透露,“一汽在谋划1.8排量的红旗轿车,价格上也将做到18万。”前几年,中国公务车市场的年销量在90万辆左右,红旗必须占据这一市场,才能有规模效应,消化上百亿的开发资金。
  2013年12月,中共中央、国务院《党政机关厉行节约反对浪费条例》中规定“取消一般公务用车,保留必要的执法执勤、机要通信、应急和特种专业技术用车及按规定配备的其他车辆”。这对一汽的红旗战略是当头一棒,几乎阻断了红旗眼睁睁盯着的公务车采购之路。
  同样深陷泥潭的还有一汽夏利,该公司2014年销售汽车7.2万辆,同比下降44%。2014年度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是亏损15.5-17.5亿元。如果2015年夏利的亏损局面仍无法扭转,该公司将面临退市预警。
  目前资本市场的主流观点是,唯有一汽集团尽快启动整体上市,一汽夏利才有可能走出困境。但是在徐建一被审查之后,一团乱麻的一汽集团能够很快上市吗?而如果不能很快解决夏利的亏损问题,一汽也难以实现整体上市。这似乎是一个先有鸡还是先有蛋的问题,现在的困难是:鸡生了重病,蛋已经开始破碎,孰先孰后都是一样。
  反腐任重道远
  徐建一被查,并不是个案,而是在一汽腐败丛生、多起窝案的背景下发生的,因此不能像有些报道所说的“一汽集团反腐或接近尾声”,正像王岐山所说的“反腐永远在路上”。一汽是第一个被巡视的汽车央企,特别是出现“坍塌式”腐败,对所有国企改革和反腐具有典型意义。东风集团也出现一批腐败人员,而一些地方汽车企业尚未开展审查和整改,所以汽车业反腐任重道远。
  一汽存在什么问题?作为中央有关部门的评价,第一个是2012年6月1日审计报告的认定的:一汽集团在会计核算和财务管理、重大经济决策事项、工程项目建设管理、内部管理等方面存在14项问题。这是很多企业多少存在的普遍性问题。
  另一个评价是2014年10月29日,中央第十三巡视组组长朱保成指出的:党风廉政建设责任落实不够到位,执行“三重一大”制度不力,顶风违纪问题时有发生,对2011年巡视发现问题整改不力,汽车销售、资源配置领域腐败问题多发。比如,部分领导干部插手4S店审批,直接参股或拥有4S店,为特定关系人谋取利益的问题。领导身边工作人员利用紧俏车型谋利的问题。一些领导干部直接插手采购业务的问题以及关于一些领导干部亲属从事零配件生产经营的问题。一些领导干部与私营物流企业有利益关系的问题。广告费管理方面的问题。这些问题是汽车行业特有的问题,又是普遍存在的问题,对所有汽车企业都应该进行相关审查。
  中央第十三巡视组组长朱保成代表巡视组对一汽下一步整改提出了四点意见建议。一是党委要认真履行党风廉政建设主体责任,组织推动反腐败工作深入开展,加强对汽车销售、资源配置等重点领域的监管。二是纪委要认真履行监督责任,加大执纪问责,做好巡视移交问题线索的核查工作。三是加强党风廉政建设和作风建设,严格落实“八项规定”精神,严格执行《国有企业领导人员廉洁从业若干规定》,限期整改领导干部亲友围绕一汽经商办企业问题。四是加强制度建设和管理的顶层设计,严格执行“三重一大”制度,加强诚信信息管理和公开,对行贿的供应商、经销商、广告商等加大惩处力度。这也是对所有国企提出的要求。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广告合作 | 申请专栏 |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农大南路厢黄旗1号楼 主编QQ:1127922192 邮箱:1127922192@qq.com

版权所有©(www.brandzx.com) 2011-2017 All Rights Reserved.品牌在线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