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品牌人物 > 品牌人物 > 正文

太平洋建设集团创始人——严介和

文章来源:  2014-05-19 16:27:16  点击:

    百度一下“严介和”,得到的结果褒贬不一。他现在是苏商集团董事局主席,更为人熟知的身份是太平洋建设集团创始人,开创了国内基建的BT模式。
  不过,他目前的工作已回到教育文化产业——在下海经商之前,严介和曾是高中语文老师。苏商集团旗下有相当于内部银行角色的苏商资本以及与太平洋建设类似的苏商建设,但他只是偶尔来主持开会,如他所形容“开会就是培训的过程,我不是领而是导”。
  1992年,严介和自己注册的建筑公司承接了南京绕城公路项目,赚得860万的第一桶金,此后他的业务迅速扩大,承揽了大量市政工程建设项目,并收购了一系列业绩不好的国有企业,2004、2005年他入选胡润中国富豪排行榜,排名前列,但在2006年太平洋建设集团遭遇了资金链断裂的风波,并被多家银行起诉,风波告一段落后,2007年严介和卸任太平洋建设集团董事局主席,传位给儿子打理。历经种种,严介和觉得自己的教育工作一定能做得更有底气,只不过挫折并没有令他低调或者收敛,他说,自己在培育儿子和部下时都告诉他们,为人必须骄傲到底。
  “骄傲使人进步”
  《陆家嘴》对严介和的采访在他住处的客厅进行,严介和随意拉了把椅子坐下便开始侃侃而谈,其间提到几次媒体称自己是“狂人”,倒是一副很受用的样子。“问题越尖锐越好。”他对记者说。
  尽管2006年的资金风波已过去,但仍有传闻指严介和或者太平洋建设集团名不符实、濒临破产等,可谓一直在“垂死挣扎”。严介和把负面消息不断归因于自己太骄傲,“我的正面负面新闻都很多,其实一低调负面新闻就少了,我就是太骄傲”。
  严介和说:“我崇尚骄傲使人进步、谦虚使人落后,骄傲就是有底气,谦虚就是装。”他鼓励自己的孩子不能谦虚,把他推向高处,一直骄傲下去,“这样才有压力有动力,谦虚就没压力”。
  一如他自己所说的骄傲,严介和对自己的评价不错。太平洋建设集团旗下目前有200多家企业,据严介和在采访时透露,2013年整个集团营业额4000多亿元,全年利润不低于200亿元,他自认为这在全球华人企业中应该是数一数二的成绩。
  严介和曾入选过胡润财富排名,但他表示并不看重,因为整个严氏企业并非上市公司,“我自己也不知道我到底有多少钱,没有统计过,我们内部不能搞合并报表,鸡蛋都分到那两百多个企业篮子里去了”。不过对于自己的财富地位,严介和说自己想跟欧美企业比较,没有考虑过华人圈,“在全球华人中,我无愧于第一狂人,我收购过那么多企业,不论国有企业、股份制企业、上市公司,各种体制的企业我都当过一把手。”
  回顾当年被银行追债、起诉的风波,严介和称,“我36岁才创业,起步算很晚了,发展速度很快,2006年那么大的风波,但我对我的家底有信心。”
  BT模式指的是“Build(建设)— Transfer(转让)”,是指政府通过合同约定,将拟建设的某个基础设施项目授予企业法人投资,在规定的时间内,
  由企业法人负责该项目的投融资和建设,建设期满,政府按照等价有偿的原则向企业法人协议收购的商业活动。这种模式对承建企业的资金实力有非常高的要求,一个项目可能动辄需要数百亿资金。
  严介和称,他们的项目资金75%是自有资金,也许一下子不能拿出全部,但只需要一定时间,因为来自政府的应收账款每年每月都在回来。“2006年时,我们资金链确实断了,但不要紧,那么多应收账款,只要给我点时间,所有的问题都不是问题”。
  然而商场如战场,尽管严介和当年一再强调太平洋需要时间,但并非那么容易令人信服。“那时法院强制执行,但怕什么,我又没有刑事犯罪,风波很快不就过去了嘛?最后本金、利息、罚息、律师费、诉讼费我都没有少。”严介和强调,他不在乎被人怎么说,那些应收账款就是有形的硬实力。
  他认为自己心理承受能力很强,那时家人和朋友都在为他担忧,但他并不害怕,严介和比喻,正如台风中心反而最安静。“我觉得办法总比困难多,那以后我们的步子迈得更稳。”他说。2007年他把太平洋交了出去,自己去北京搞了“华佗论箭”,一个为中小企业做品牌文化建设的服务机构,“我当时的想法也是看看自己个人到底有多少价值。”
  “BT最阳光”
  谈起自己在国内开创的BT模式,严介和强调了几次,“BT是最阳光、最市场化的”,他曾说“BT是正派与腐败的分水岭”。1996年,太平洋建设垫资5000万元成功完成了BT第一单——江苏宿迁市府大道(现洪泽湖路)。
  严介和说,BT是城镇化基建的最佳模式,BT省去了招投标形式主义带来的内耗,而且这种模式下,只要找到合格的投资人,政府几乎不会承担任何风险,大多数风险都由企业承担,这也是世界通行的做法。
  “我处理政商关系多年,完全没有问题,就是要阳光,如果有谁比我条件好我就退出,没有的话我当然不用行贿送礼,BT在阳光下的利润也就那么一点。”他说,“基建应该放开市场竞争,把事情交给企业既能保证质量也省去内耗,政府搞招投标就是既当裁判员又当运动员,能公正公开公平吗?”
  但一些观点认为许多地方债务正是由BT造成的,为了控制地方债务,2013年初财政部、国家发改委、人民银行和银监会四部委也曾联合下文封杀BT模式。
  对此,严介和回应称,“BT只会解决问题,因为省去了大部分的腐败成本。”他觉得只是他的做法阻碍了一些既得利益集团。他说,阳光的事物总是阳光的,去年7月国务院常务会议提出要推进政府向社会力量购买公共服务进而加强城市基础设施建设,这实际上说的也就是BT模式。
  他仍然看好中国城镇化的前景,因此也认为BT仍有广阔的空间。而他也强调,他们的资金保障源于大量的应收账款,而且太平洋一直坚持零分包,项目都是自己的人来做。“要是我们层层分包,就没有现在的太平洋”。
  据介绍,太平洋建设的BT项目眼下更多落地在中西部地区,严介和相信那里正是城镇化的重点,“我们不找富市长,只找穷市长”。除了BT之外,严氏企业也在陆续开始BOT(建设-经营-转让)、BOOT(建设-拥有-经营-转让),并向国际化扩张。
  家庭公司化
  说起家族财富,严介和表示,没有打理家族财富的说法,因为他早已经家庭公司化了。“家里的水电、保姆这些事都是南京太平洋的后勤中心负责,家里来人接待都是行政中心接待,我跟一般人不一样,早就这样了”。
  他提到,早些年他在公司后勤中心找了几个员工来照顾自己的母亲,不仅给她们高薪,还顺带安排她们的孩子。“她们对我母亲照顾连亲生儿女都不能比,那是她的饭碗,她们希望老太太一直活得好,她们会担心,这么高的工资还能有吗?对我的孩子还能这么好吗?”
  “这就是市场经济,没有永久的感情,唯有永久的利益。”严介和说,后来,大小家务都成为公司化管理,因此在对待财富传承的问题上,也只要把公司交给儿子就可以了。
  “我现在最大的财富就是幸福指数很高。”严介和说。他表示自己是个非常坦然的人——“第一桶金”来自于自己的积蓄接下的第五包工程;BT模式也非常阳光;以及收购的都有是负资产国企,不用财政补贴反而是自己扛下包袱。
  严介和坦言自己的子女和团队都已经成长为可以担当大任的人物,如今他的压力小了许多,可以花更多的精力去实现自己人生的梦想 ——做教育。
  出身教育世家的严介和有着浓厚的教育情结,对当今中国教育现状痛心疾首,他说:“中国现在最大的失败是教育。教育唯一的出路就是市场化。发达国家的经验告诉我们,世界一流的学校都是私人办的,政府包干,教育永远搞不好。所以一定要让我们这些人做教育,做世界一流的教育。”
  据介绍,作为回归教育的第一步,严介和自2011年起出资10 亿元,设立“华佗论箭个性奖学金”,用于奖励个性学子,呼吁全社会“关注个性、尊重个性、保护个性”,在同质化教育一统天下的“桎梏”下,力倡个性的独立与解放。
  “我想在75岁就彻底退休,回家里照顾孙子孙女,当幼儿园园长,穿上奇装异服把头发染成玫瑰红,把头发留长就像济公那样。”严介和一本正经地说。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广告合作 | 申请专栏 |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农大南路厢黄旗1号楼 主编QQ:1127922192 邮箱:1127922192@qq.com

版权所有©(www.brandzx.com) 2011-2017 All Rights Reserved.品牌在线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