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品牌人物 > 品牌人物 > 正文

58到家陈小华:狂人另立门户

文章来源:作者:焦丽莎  2015-06-18 13:42:18  点击:

    “分家。”陈小华想拉队伍单干。
  几乎所有的董事会成员都投了反对票,“58到家应该在58同城下面,所有资源任你调遣,公司还可以给你特权,要多少预算都可以。”陈小华没反驳,“我再等等吧。”
一个月后,陈小华找到58同城CEO姚劲波,希望他点头。
  “我等你们几个大佬开会,出台高度自治的运营政策,就等了三个月。如果新公司独立,这些事情都不用你们干了。”陈小华以退为进。姚甩给他1亿美元启动资金,58到家走上赛道。
  对于58同城来说,打通服务闭环的想法已有两三年。曾经试图用大众点评的方式解决信息质量,用实名制推出诚信房源,甚至想过团购、电商的方式,但最终都以失败告终。
  “直到今天,老姚发一条微博,下面还有一堆人骂。”陈小华说,O2O可以是危机,也可以是风口,任何公司想要拓展业务,只有两个理由,要么抓住大机会,要么应对大危险。
  2014年年会,58同城定调“ALL IN无线”。未经董事会决议,也没有管理层讨论,陈小华启动地下项目“找人”(那时还没有O2O这个词),首选陪练和代驾两块试验田。
  这是一次自下而上的逆袭。
  他没有让姚劲波失望,58到家增速可观:截至今年5月,已经覆盖30多座城市10多个品类。仅保洁一项,半年时间就超过了中国最大家政公司10年的交易量。但O2O注定是个烧钱的行当,58同城对58到家的投入也从1亿美元提高到1.5亿美元。数字仍在上涨。
  “不是我狂妄。”三个小时的采访中,陈小华这句话至少重复了十次,“我总怕别人误会”。坐在狭小的办公室,这个瘦瘦小小的男人,逻辑缜密语速惊人。
  2013年,他和姚劲波把58同城带上纽交所,但上市带给他的成就感远不能和这次创业相提并论,“我做58到家,连我的母公司58同城都没放在眼里。”京东到家、美团到家横空出世,陈小华很自豪,“我们创造了一个到家行业”。
  早年间已经实现财务自由的陈小华,可谓名利双收。但他不甘心,就像每个产品经理都想做出一部iPhone一样。“不想继续在同纬度和竞争对手打仗,我要升纬。”在分类信息行业10年摸爬滚打,陈小华似乎厌倦了。
  他要换个玩法。
  奇虎360曾经气势如虹,把马化腾搞得够呛。但腾讯估值2000亿美金时,360又回到了80亿美金。周鸿祎只盯住了过去的对手,打着打着发现微信出来了,360赢了PC却输了整个移动。陈小华说,打败你的,永远不是跟你一模一样的那个。
  “创业不是写金庸小说,从一个山谷跳出来就很厉害。”在58同城栽过不少跟头的陈小华不会心存侥幸,O2O是苦的。他对创业的艰难有十足的预判,创业就像打游戏,通关之后玩第二遍,就会很谨慎。
  “干O2O的人,心是红心,做事却像黑社会。”陈小华调侃,58到家在合肥招保洁阿姨,家政公司坐在58到家办公室嚷嚷“你们这么搞,我们还怎么活”。谈及当时的感觉,陈小华说,就像当年工业机器取代人力,纺织工人跑来砸工厂。每每这时,陈小华会想到姚劲波那句话,“一直打不死的负面,就是正面。”
  58到家高调进场,也让O2O市场小玩家心有余悸,当然少不了质疑,“富二代创业都是雷声大雨点小,大公司干不了O2O这种脏活累活,”“既做平台又做垂直,肯定成不了。”
  彼时,几乎所有的竞争对手都把58到家看作纨绔子弟。年末聚餐,一位创业者胡侃,“我们是创业公司,有生死存亡的忧患,58到家就没有,它们是富二代。”
  陈小华火了,“我每天也睡不着觉。58到家99%的员工都没有拿58同城的股票,你见过富二代在地下室办公吗?”
  在中国,或许很难找出一家初创企业,既要融资又做投资。58到家坚持除保洁、搬家和美甲自营外,其它品类向第三方开放。计划三年亏3亿美金,每年拿出部分资金投资创业公司,可是没人信。
  一次,陈小华参加O2O论坛,嘉宾说,“不要听58到家忽悠,他们不会投资任何创业者,就是想看你们的数据然后自己做。”
  台下的陈小华一脸苦笑。直到三四个月前,做厨师上门的创业者闯进陈小华办公室,二话不说拿出电脑,指着后台数据说,“小华总,希望你投我们,我需要你们的招聘,也怕你投资我的竞争对手。”
  如今,找陈小华谈合作的创业者越来越多,几乎每周都要见三四个。
  作为投资圈的新人,陈小华对第一年的成绩很满意,“我给自己打9分”。4月底58到家2.0发布会上,他一口气宣布了四起投资:美到家、点到按摩、58月嫂、呱呱洗车,“我们应该算是O2O投资最活跃的TOP3,抢了红杉和经纬不少项目。”
  陈小华的投资逻辑很简单,也很挑剔。第一次见呱呱洗车CEO易飞鸿,陈小华就决定投他,“一见面他打开地图,告诉我望京有多少车,多少停车场,多少洗车店,甚至每家店的客流量。我的每个问题,他都准备了至少十个答案。”那一刻,陈震撼了。
  事后得知,易飞鸿花了六七个月时间数望京的洗车店、停车场,甚至请了专家研究洗车刷子会不会划车漆,地上会不会漏水。
  上门经济的所有领域,几乎都有陈小华的身影,他赌了整个赛道。陈小华从不怀疑自己的判断,“做垂直可以在短期内达到一个商业高度,平台却需要一百倍的勇气,但一旦建起来就没有天花板。”
  当聚光灯打在身上,陈小华还是会紧张。他不再说自己多么厉害,甚至不怎么发微博,微信也很少。他怕公司乱了节奏。
  “我也担心我会死。”陈小华说,O2O是目前中国最顶级的赛场。在有人拿5亿美金,向地面投5000人,劈天盖地杀过来之前,他必须拼命跑,迎击那场势均力敌的对抗。
  在不久的将来,滴滴快的和美团都将是他眼中的劲敌。“和世界杯预选赛一样,巴西队的对手一定是德国队,不要去瞄准亚洲地区100个小队,没意义。”陈小华相信遇强则强的道理,“垂直领域的小玩家,结局不会太乐观。要创造奇迹才能活下来。他口中的奇迹,就是雷军苦守金山16年完成公司成人礼。
  在陈小华眼中,“有些企业虽然活着,但已经死了。”
  陈对活着的定义很严苛,数一数二才是活着。他说,自己是一个自我驱动性很强的人,想做一件“特别大的事,把58到家做成30亿美金的公司都是失败。”
  检验一颗新星,最好的办法就是和奥运冠军在跨栏上跑一次。陈小华给了自己两年时间,“到明年底,就能知道会不会被绞杀”。如果成功了,58到家的估值要在后面加上一个零。
  出身农村的陈小华,对基层劳动者有一股特殊的情愫。父亲的影响造就了陈小华坚韧的性格。他读初三那年,姐姐高三,二哥大专三年级,大哥大学毕业发生了车祸。爸爸一个普通工人的工资,要给大哥治疗还要供三人读书,家里吃不起猪油,最后连茶油都吃光了。兄妹三人帮人插秧赚钱,陈小华一辈子不会忘记,“湖南夏天的晚上九点,迎着月亮干活,蚊子特别多。”
  “跟小时候的苦比起来,创业的压力根本不算什么。当你走过草地,就不会觉得解放战争有多苦了。”陈小华毕业后揣着二哥给的五千块钱,只身来到深圳创业。最艰难的时期,每天从早上10点工作到凌晨3点,没日没夜。
  陈小华回忆,2008年金融危机,58同城账上只剩50万元,发个工资都会挂掉。一位互联网大佬把陈小华拉到花家怡园聊了一宿,“小华你过来吧,我和58的投资方说了,给你们清盘。”陈小华当时大为恼火,“在58最艰苦,他最春风得意的时候挖我”,陈死活不干。凌晨4点,陈小华走出花家怡园,心想我永远不会去这家公司。
  结局颇具戏剧性,58同城比对方早一天在纽交所敲钟。
  58到家上市敲钟的场景,已经在陈小华脑海中闪现无数次,“我们的目标是给1000万劳动者发工资,未来登陆美国资本市场,敲钟的是钟点工和搬家师傅,我们要改变一代人的生活。”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广告合作 | 申请专栏 |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农大南路厢黄旗1号楼 主编QQ:1127922192 邮箱:1127922192@qq.com

版权所有©(www.brandzx.com) 2011-2017 All Rights Reserved.品牌在线 版权所有